Ray_花吟葬

把故事听到最后才说再见

杂食慎fo
微博@Ray_节三三

宰厨蓄力所兼宰右集中处
不时掉落信白

没有标题…?x

umm我这个画画的为什么要想不开写文呢
总之文笔不存在的
忘了丢乐乎。嗝

嗝文笔不好慎读
尽力了真的尽力了qaq
问我标题名?不好意思写不出/捂脸
一些原因总之是各种赶…没有质量,没有质量
不介意ooc的话请继续…?





———————————

「喂蠢龙你别动我的酒——」

桃花盛开的季节,徐徐吹来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和细碎的甜味,和着风到韩信耳边的是熟悉的声线,微挑眼角,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转过身到逆风的方向,银丝被风扬起到空中散开,浅笑的面庞明媚得亮眼「你果然是到这里来了,狐狸。若不是因为你的珍藏在我手里,是不是还要继续躲着?」

「…没有,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找到我,考验考验你的智商。」被说中的尴尬在李白脑中停留了一瞬便被很好的抹去,转而语气一扬化作嬉皮笑脸的模样,韩信看着从树上露头的狐狸一种无奈的感觉在心里散开,轻扬起嘴角挑眉抛了抛手中的小酒坛「狐狸,还不打算下来?」

看清韩信手里随意抛着仿佛一个不慎就会掉在地上摔个粉碎的东西后,李白怔了怔,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从先前坐着的树枝上来到了韩信的旁边,试图夺回酒坛「给我——我下来了!」

「早这么听话多好。」韩信挑了挑眉,眸中溢出掩饰不住的笑意,佯装顺从的让人夺回了酒坛,面上的笑意不禁更浓。

「!!我的酒!你怎么可以全部喝完了?!」酒坛到手后李白还没来得及疑惑为什么韩信这回一点也没使坏直接归还给了他,就感觉到了手中之物极其不对劲的重力,打开一看,好嘛,空底了。

恨恨的把酒坛往桃树下的石桌上一搁,李白赌气一般转身到了土地的边缘,看着下方的城池不再理会韩信。

「…噗。」没有忍住轻笑出声,韩信双眸中的笑意满得要溢出来,觉得玩够了,慢悠悠的走过去在李白身旁站定,笑眯眯的瞅着他「好了,开玩笑。你的酒还在你家好好呆着呢,这本就是一个空的盛器。」

见人还是不说话,但是面上的表情有所缓和,韩信知道他是不气了,回想了一下眼前之人刚打开酒坛时有趣的表情,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平复下来笑意,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韩信望着下方的城池沉默半晌,又看了看旁边矗立在这一般不会生长植物的峭崖边上的桃树。他知道这棵树是李白偶然带上来的一株小苗长成的。

「喂狐狸,你为什么老是喜欢来这里啊。」韩信看着认真望着下方的李白,没忍住开口问道。

「嗯…因为这里可以看见城池啊。」李白抖了抖头顶的狐耳,轻笑着回答。

城池吗……热闹的地方呢。

扭头也看着下方的一片繁华,韩信不禁也轻笑出声。

风吹来,带起桃花瓣在他们背后飞扬,映衬出两个并肩的背影。





多年以后,韩信再次站在这个和当年相同的地方看着下方自己曾盘旋三天三夜的城池,往旁边的石桌上一模一样的位置放了一坛酒。风依然和着花瓣在空中自由的飞扬着,一切都没有变。

只不过当年并肩而立的两个身影,变为了独自矗立在这儿追忆往昔的背影。

下方的城池一如既往的繁华和喧闹,隔着遥远的距离也仍然能传达过来似乎是饮酒取乐的时的笑声和商讨商品价钱的议论声混杂在一起的吵闹,但是这些热闹的喧哗却没有传达到这个现在崖边身影的世界里。

良久的沉默,才传来一声被风模糊的叹息。

「……狐狸,你到底在哪里。」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