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_花吟葬

把故事听到最后才说再见

杂食慎fo
微博@Ray_节三三

宰厨蓄力所兼宰右集中处
不时掉落信白

【信白】非分之想

*不要想了这个虽然是标题但是特别纯洁
*看上去是龙x凤,实际上是龙x狐
*凤凰于飞、凤求凰私心姐弟设定
*没有文笔角色崩坏ooc慎读
*最后感谢点开这篇文章的你♥


「是是,白知道了。」

面对姐姐的叮嘱,李白有些无奈又带着一丝敷衍的应下,把佩剑慌忙别在腰间一手抓起桌上的酒壶,回过头,因为逆风白丝散开在空气中,挡住了些许他笑得无奈的表情。在王昭君再次开口之前,李白把颊边被风吹乱的发拢到脑后,抢先开了口「白不会太晚回来的,白知道规矩。」

话尾未散,人已经奔出了老远。

「这家伙…」王昭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复杂的感情最终化为一个无奈的笑容浮在面上「就这么喜欢那小白龙?」

明媚的亮眼,美得仿若桃花初开般的笑容随着美眸中划过的一抹复杂暗淡收敛了几分,她的发也被风轻轻拂起,在空中散开成像雪白的花。

低低的呢喃被风声模糊「…傻凤,白龙他的过去,你知道吗……」




韩信独自坐在一棵桃树下的石桌旁,一手搁置在桌上一手支撑着下巴,微微侧昂着头,双眸映着从树梢滑落的桃花瓣,盯着树上失神,好像在回忆着什么珍贵的东西。

忽的,他本呆滞不动的眼瞳微微收缩,睫毛微微颤了颤,往一边的小路看去。「抱歉,白是不是又来晚了?」小路的方向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在他说话的声音落入韩信耳中的一瞬间白色的身影也从被灌木丛遮挡的小路上显现出来,落入他的眼里。

视线落到李白因为快速奔走过来而有些微微泛红还挂着带有一丝歉意的精致面庞上,韩信扬了扬眉,爽朗一笑「没有。是我因为无事可做,来早了。」语毕,直起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而有些酸痛的胳膊。

从他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李白知道他一定是久等了,心下有些不好意思,调整了一下微微急促的呼吸迈步走到他旁边坐下,将手中的酒壶搁置在他面前的石桌上,弯弯眉眼勾起一抹浅笑「这是你要的那种酒。怎么,突然想喝这种酒了?你何时学会品酒了?」忽的想起什么似的,李白的笑容染上一丝无奈「你呀,要的这种酒可真是不好找。要不是因为族中还有当年的储存还真给你找不来。」感叹完后,李白侧过头去望着韩信,没按耐住心底的好奇,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怎么就想喝这多年前的青丘独有的酿制酒了?比这精品的酒水不是更多?」

「…多谢,」韩信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壶,指尖轻轻摩挲着酒壶的表面,因为人的发问沉默了半晌,像是在组织词汇一样老半天才吞吞吐吐的开口「因为太久远了。很久,很久,没有喝过这种酒水了,青丘的……」

语毕,一个同样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人的身影掠过他的脑海,一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紫色划过眼前,惹得他心口一抽,却感觉不到疼痛。

「这样……」李白也是个明白人,看韩信那副模样心下了然他是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话罢。便轻笑着半开玩笑似的调侃「我说白龙,你说你若是当真不会品酒可是会降低俘获美丽的姑娘的芳心的机会哟。没人要可就没面子了,人传俊美的小白龙?」

「噗嗤。这是什么话,还有这个语气让人很想把拳头往你脸上招呼诶。」韩信微斜双眸眼尾微微上扬轻笑一声,依然是能明白他的目的,便也配合的开起了玩笑「不过若当真是有众多姑娘要我,我才该苦恼了。」

李白攥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面部表情轻僵了一瞬便又勾起嘴角从容的弧度,语气中的调侃显然是刻意加注「哟。难不成你还有意中人了?哪家姑娘那么好运给您给看上?」

「……」韩信沉默半晌,一手晃着酒壶使壶中晶亮的酒液拍打着壶内壁发出清脆而微小的响声。一手指尖轻轻敲击着青石板桌面。双眸微眯,一言不发的望向李白,眸中明晃晃的写着:有什么事直说便是。

这样一来,李白就算是想把话往肚子里咽都不一定能成了。他踌躇小半会儿,指尖缓缓的摩挲着杯沿却仍是不直说,半说半含。缓缓滑动着的指尖都因为心绪的波动而有些细微的颤抖「……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韩信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不好怎么回答他。沉默半晌,从胸腔里挤压出一声长长的气声「……不是你不够让人心动。只是我已经没有可以心动的东西了。」

随着话语轻飘飘的落入李白耳中,突然刮起一阵风,带起花瓣模糊了视线,他的银丝同韩信起身与他擦肩而过被风扬起的银丝缠绕了一瞬,还未成结便分出彼此。

「今日。多谢你的酒了。」

花瓣落入杯中的酒液之上,飘飘忽忽。




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只因交付那颗心脏的人终究不是你。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