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_花吟葬

把故事听到最后才说再见

杂食慎fo
微博@Ray_节三三

宰厨蓄力所兼宰右集中处
不时掉落信白

【尊礼】面具

*开学一周我感觉过了一个世纪【摊会儿】
*情人节已经过了我却还没怼出来贺文【深沉脸】
*过去捏造有,私设二人同班同学
*相信我…这不是贺文……
*港真这次真崩了
*短,一发完
*角色属于k,ooc属于我








宗像礼司,成绩稳持年级第一从没下过榜,外貌出众在大多数相貌平平的普通同学间显得鹤立鸡群,在所有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所有同学眼中的好榜样,学生会会长。



这样的条件,宗像却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封情书。



可能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确实因为气场的原因没什么人敢接近他。



但是。



周防尊,成绩极烂没上过年级前倒数二十,皮囊不错但是往日面露凶光除非在睡觉,从早睡到晚叫醒他还给你起床气一副要拆了你的样子,出了名的不良少年问题学生。



这样的条件,但周防收到的情书摞起来可以当凳子坐。



———



某个中午。宗像·被老师赋予光荣使命纠正某问题学生校纪校风的学生会会长·礼司,推开天台的门一眼就看到了某个被老师满世界找刚吃完午饭打算躺下去打个盹的红毛。



不得不承认,周防还是有收到那么多情书的资本的。当他红发被正午的阳光照得更添一抹暖意的颜色混着阳光撞进宗像的瞳孔中时宗像确实是看愣了一两秒。



不过向来擅长于掩饰情绪的宗像会长很快就把自己的情绪内敛,掩饰性推了推鼻梁上没有下滑的眼镜迈步走了过去,却没有立刻把人拽起来叫他回去上午休,反而是到人旁边坐下。



“阁下倒是很悠闲。”宗像看了一眼因为听见声响才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又合上眼皮打盹的人,开口道“您有时间打盹还不如多担心一下阁下几乎快透支的学分。这样下去我赌您没法顺利毕业。”



“……啊”周防没有睁眼,动了动唇发出单音节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没有听到意料中的念叨,不免有些疑惑的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宗像,看到后者在手里的文件袋里翻找东西挑了挑眉翻身起来把下巴磕在对方肩上把重量都放到人身上,伸手扯了扯文件袋的开口,在宗像耳边问道“找什么?”



宗像因为耳边的热气不适的皱了皱眉,腾出手来一把把人的脑袋推了下去,然后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双眸看着别处朝着周防的方向递过去“……您桌上的。想必是哪个看走眼的女生给您的情书吧。”



在周防一脸狐疑的接过去之后,宗像才推了推眼镜接了一句“要不是看在您是我同桌的份上,我是不会给您带过来的。”语毕,不自然的撇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声“第一次碰情书居然是因为这个野蛮人真是不愉快。”



本想直接把手里这封粉红色处处透着少女心的信拆都不拆就想丢了的周防并没有错过宗像那一声微小的嘀咕,挑了挑眉把指尖快被自己甩出去的信封弯弯手指勾了回来,拆开信看了看,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自言自语地说着“喔……这女的字写得不错啊。”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宗像听周防捧读了三分钟的情书。



最后宗像忍无可忍打断了他“…阁下看收到的情书可以不念出来吗?您的脸皮不要太厚。女生给您送这样的……表达心意的信件请阁下低调一点自己看就行了好吗。”



周防明显听到了宗像形容情书的时候的停顿,放下把信举在自己眼前的手,朝宗像勾起一抹兴趣盎然的笑“…这个反应,宗像会长不会是第一次看到情书这种东西吧?”



“……当然不是。”宗像再次推了推根本没有下滑的眼镜“只是看不下去您不把女生内心心思不当回事的态度罢了。”



“可是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周防眸子里笑意不减反增“宗像会长不会是那种把别人的秘密到处说的人吧。”



这回轮到宗像沉默。半晌,宗像才开口转移话题“…你打算怎么样。”装作不经意的看着天台外边的景色,宗像故作淡然的继续道“既然有女生给阁下表白,阁下还不给个答复?赶紧答应了省的到时候没人要您再后悔莫及。”



看着宗像的侧脸,周防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腾升,他本来以为宗像是因为自己收到的情书比他多所以不爽,但是现在———“喂宗像。”周防伸手强硬的把宗像的脑袋掰过来逼迫他看着自己“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阁下想的太多。脸皮这么厚真想给您一个巴掌看看您会不会疼。”宗像在周防最后一个音节刚出来就迅速接上话,并且打掉了周防放在自己脸上的手。



“……承认一下会怎么样啊。”周防看着打算坚定贯彻傲娇协会会风丝毫不坦诚的宗像,挠了挠头。



“您误会了我并没有掩饰什么并且吃醋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更何况还是对……”



“您”字还没有出口,就被周防堵了回去。宗像在嘴唇覆盖上温热的柔软后着实震惊了一把,微微放大带着惊讶的瞳孔显示着宗像难得的情绪外露。



在周防的气息离开了自己的呼吸间,宗像还没有回过神来,愣神间听见他低低地说了一句“谁我都不要。除非是你。”最后宗像回过神来时已经掩饰不了耳根的滚烫。




周防总是能打破宗像的面具,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多年以后。



宗像再次回想起第一次覆上双唇的温软时,是指尖被可以燃烧灵魂的灼热所浸染的时候,双唇被微凉的柔软清触的时候。



在已经流尽了所有温度的人把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时,宗像仍然没有掩饰得住微微放大的瞳孔中的震惊和酸涩。虽然外泄的情绪只维持了短短一瞬间。



周防总是能打破宗像的面具,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没有未来。






——————————————————————————
给学校比个中指。
刚开学一周我就觉得过了一个世纪我大概是废了。
这次真的欧欧西了我站好任怼……
于是错过了情人节的我最后决定报复社会【。】

评论(5)

热度(27)